浅谈《小鸟与梅花鹿》一词走红的原因所在

2012-10-07 13:19 来源:大连天健网
选择字号: T | T

张树礼

    谁也没有想到,创作发表了数百首歌词的张树礼,竟因一首小小儿歌《小鸟与梅花鹿》而备受关注。这首作品一出世就赢得专家学者的好评,著名词作家邬大为不仅在张树礼作品研讨会上大加赞赏,而且还写了评论在《词刊》上发表。在全国少儿歌词征集评选中,该词从1900余首中脱颖而出,得到曲作者的青睐,有4人谱曲分别在《儿童音乐》上发表,在同一个刊物多次刊发同一首词的歌曲这是不多见的。又有多人谱曲在《校园歌声》、《歌海》、《中国童谣》等刊物上发表或多次在少儿歌曲征集评选中获奖,CD、MTV在网络上开始传播,由邓玉华谱曲的版本还作为少儿歌手声乐比赛曲目广泛传唱。《小鸟与梅花鹿》火了。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小小的儿歌成为了张树礼现象,为什么一首小小的儿歌也能如此走红?每一件艺术作品的走红都有它的道理,那么,笔者认为:作品的新、奇、巧及故事性深邃的内涵是《小鸟与梅花鹿》这首儿歌成功的关键所在。

    “文贵出新”,词也如此。该儿歌是这样写的:地球村的人们去伐木/毁了树上小鸟的屋/小鸟在树墩上掉眼泪/跑来一只梅花鹿//小鸟小鸟你别哭/我头上长着两棵树/请你上来筑新家/让你有座会跑的屋//小鹿小鹿谢谢你/快快跑开别停步/猎人正在寻找你/要砍你头上的两棵树//梅花鹿拼命跑/小鸟在前头来引路/藏进一片新绿洲/那是小朋友们栽下的树。

    所谓新,是题材新。本来写环保题材的歌曲就不多,而这方面题材的少儿歌曲就少之更少。新的东西最易让人感觉不同。所谓奇,严格说来与新有同样的内涵,之说以新,它就意味着奇,但“奇”更有独特的含义,题材新不一定出奇,《小鸟与梅花鹿》在创作上的奇特是令人折服的,拍手叫绝的。一直以来,许多歌词大家不愿写儿童歌词,因为儿童歌词很难写,往往是费了很大的劲儿写出来不被孩子们所认可,说教的太多,竟是大道理,缺乏孩子的语言,总是从高处来审视孩子。《小鸟与梅花鹿》则不然,它以儿童的语言和视角,通过生动的形象和巧妙的构思,以故事性来表达事物的主体及所要表达的主题。特别是用对话的形式叙述,更易让心灵沟通,从而产生共鸣。众所周知,《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首歌,它的成功除了音乐旋律的凄美动人,其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故事性。歌词很短小,要想在一首歌里完整地讲述一件事情是很难的。而《小鸟与梅花鹿》中仅以铺垫和对话及奔跑的动作就将故事概括了,且语言是形象生动的。小鸟在树上的屋被毁了,望着那一棵棵被伐的树木害怕地哭了。好心的梅花鹿让小鸟到自己头上长的两棵树上筑巢,它要让小鸟有一个会跑的屋。这句新颖奇巧别致的语言,不仅出彩,而且具有深刻的含义。它认为小鸟有了会跑的屋就安全了,伐木工人再也不会把小鸟的屋给毁了。作者丰富的想象和巧妙的构思,读罢让人眼睛一亮。故事至此足以令人赞叹,小鹿的爱心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同时也映射出人们破坏生态环境的行径,也使歌词的立意有了深度。可故事并未到此结束,竟然向更深层次发展。小鸟向梅花鹿道出了“猎人正在寻找你,要砍你头上的两棵树”这出乎预料的佳句。这一层递进,将该词的主题进一步地深化,意义更为深刻。其实,它们二者的命运都面临着被宰割的境地,它们的命运是一样的悲惨。怎么办?它们本能地为生存而逃,一个在天上飞,为小鹿引路;一个在地上狂奔,逃避猎人的追捕。歌词写到此应该说故事完全可以收尾,因为故事已经讲完了,然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它们跑进了小朋友们栽下的绿洲。这句太精彩了,画龙点睛之笔,将主题升华到极致。这正是向孩子和世人们所要揭示的主要思想。大人们砍树,孩子们种树,这是极大的反差和警示。当今的地球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人类的生存面临许多的灾难,世界各国都在把环保生态问题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来抓,大人们本应该为孩子们的未来着想,为人类的后代打算,可他们还做着不利于后代的事情,连孩子们都种树了,大人还在砍树,这难道不令人深思吗?大人们该醒悟了。这首词是写给孩子们的,其实也是写给大人的,它不仅具有很强的时代感和责任感,而且还具有很高的艺术性。这首词立意之高还在于它的广义性,它没有国界,不受民族地域限制,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唱,这是人类共同的心声。

    这首词的成功除了它本身有极强的音乐感和音乐形象外,还在于作者没有从正面歌颂环保的角度入笔,如写“往日的荒山变绿了”、“戈壁滩上的新绿洲”等等,让小鸟和小鹿如此悲惨似乎有些可怜,也有些残忍,毕竟现在人们对环保的意识已经提高了,关爱动物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提出了“动物是人类的朋友”这和谐的观念,然而,就目前而然,生态失衡还很严重,用小鸟和小鹿的悲壮更易唤起人们对环保的重视,即便有一天整个地球的每个角落的生态保护得都很好,那时再唱这首歌也有教育意义和警示作用,让人们不忘过去,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态环境。可见,上述诸多因素,决定了《小鸟与梅花鹿》的走红,这是偶然也是必然。

    好词就是好词,好词能让人产生无限的联想,好词能给人以美的享受。短短的儿歌,内涵深邃,不仅形象生动,更让人的心灵产生共鸣。它没有空洞的说教,没有把那些大道理强加给孩子,孩子们喜欢,大人们称赞,我想这就是《小鸟与梅花鹿》成功所在。

    选自《新歌诗》杂志 2010年第一期

[ 责任编辑:陈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