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连天健网 > 音乐频道> 专题

阿琴:我的歌词创作之路

2013-01-25 08:58 来源:大连天健网
选择字号: T | T

    “《岁月如歌》是阿琴今年为大连电视台一档同名栏目写的主题歌,由大连作曲家安九六谱曲。3月27日,《岁月如歌》首次播出后,节目组收到好多观众感动的邮件电话,有的还要求学唱。‘我想,那样的感动是一种群体的共鸣。如果说写作的过程是一种幸福,那么当作品有了共鸣就是写作的价值了’。阿琴依然动情地说…”——摘自《新商报》

    记得那个初夏,应邀与大连的词曲作家一行10人采风去了享有仙岛盛名的长海县广鹿岛。进岛的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了大连市艺术馆副馆长郑晓丽的电话,她说她看了我的报道,向我约一篇关于写歌的创作谈。推辞不过,只好答应回去完成作业。

    没想到,2012年的秋天,我又接到了《音乐生活》主编晓丹老师的电话,他说让我发一组歌词,再写一篇关于歌词方面的创作谈。详见(《音乐生活》2012.12期)

    按理说,写这样的文字,应是大词家的事儿,而我只不过在写散文也写诗歌的日子里,偶尔走了“旁门左道”而已。但是,这“旁门左道”一走不要紧,还真让我动了心思、动了真情地写下来了。说起写歌词,我还要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当初引领我“上道”的大连音协副主席、音乐文学学会会长、已故词家宁岗老师。当时的情景和他中肯语气依然记得,他说:“阿琴,你再写点歌词不好吗?”我说,我哪会写歌词啊!而宁岗老师却坚持他的感觉:“你一定行,因为我看好的是你的潜质”。他的根据就是,“你在写散文和诗歌的基础上,如果写歌词,肯定能写好”。于是,我像小学生一样,在宁岗老师的关注和激励下,一边学习一边认真体会着,并开始了歌词的创作。这些年,我在写歌的过程中,尽管磕磕绊绊,却也品出了感觉,尝到了甜头,创作也越来越上道了。

    最初我的那些加了曲子的歌词,不过是一些或长或短的句子,被一些喜欢的朋友们拿去谱了曲,说是作为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而已。谁知道,一不小心便折腾大了,小说《风雨天堂》的作者也来凑趣,他将他的同名电视剧本发给我,嘱我给他写个片头。我嘴里推辞心里笑,我哪里会写什么片头、片尾?但,宁刚老师的话,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我竟然答应说:好,我试试。

    世上的事,大约能预料的不多,就像我写歌词,一头扎进去,便一发而不能自拔。我为剧中人物的命运和他们那些苦苦追求但却又总是与之檫肩而过的爱情故事而揪心不已。于是陷进那种情绪中,随性而发:“一个梦做了一生/你是唯一的背景/走进去,不再醒/泪如雨,笑如风/梦里的你是梦外的憧憬…”

    一鼓作气,另一首依然为该剧所作,依然是爱情主题,《爱你有没有对和错》,歌名原本可以确定为肯定句,即“爱你没有对和错”,可通常于爱情中的情感与意志都是薄弱的,除了个体感受,爱情这东西本身也具备这样的不肯定句式的。我还是宁愿用了《爱你有没有对和错》:“一支用青春唱起的歌/词曲全由自己作/旋律里荡着无奈的爱/流淌成一条生命的河/折磨、错过;错过、折磨/谁能告诉我……”

    有了那次的片头、片尾,而后就大胆起来了。秋天的黄昏我到了大连北部的冰峪沟。就在船到渡口要下船的那一刻,眼前出现了一对高达几十米的山石,孤零零地站在水中央。仔细看去,山石是由两块石头组合而成并紧紧地靠在一起的,中间的暗缝里,已生出绿色的枝叶。两块石头一高一矮,如同一对情深的爱人。她们相依相偎,轻声呢喃。

    我的眼睛湿了,半转的身体成定格。我不知道她们是在哪一次沧海桑田的变迁中相遇,然后相互抚慰着伤痕累累的生命在这儿安家,还是前世早有约定在此斯守一生?在大自然中,没有哪一个景色能够让我如此感动、如此震撼,如此心痛流泪。她们静立水中却不孤独;她们没有誓言却天长地久;她们拥在一起却可以无视人言,表现出一种自豪富有爱到永远的苍凉的美。天地间她们做了永恒的亲人,亘古不变,与天地同存。

    那对挺拔水中的山石和那个秋日落照的黄昏,已成为一幅沉重的甚至远古的油画,印在我的生命里。我不仅用《永远的景色》为我的一本散文集命了名,还为那两块静立水中的石头写了歌词,名叫《冰峪恋人石》:

    “千年万年的等候/在冰峪的渡口/群山目睹/一对恋人化作石头/沟壑里情意悠悠/岩层里有血有肉/冰峪恋人石在水中厮守/爱的传奇被一叶小舟带走……”

    写歌一如写散文、作诗,需要那么点饱满的激情。我不知道别人如何,反正每每这个时候,我的生理反应就是,一阵一阵有一些东西爬上我的胳膊,甚至有了泪水。流泪并不总是一件痛苦的事,有的时候,我甚至为流泪而快活。

    记得那个冰天雪地的黑夜,我们到达了大连北部步云山温泉。周围的山,村庄静极了,偶尔有几声狗吠,感觉宁静的夜空更加空旷。温泉冒着雾腾腾的热气,使冰冷又冷漠的世界变得模糊起来,那是我从未有过的一种感受,那种轻松,那种肌肤和心灵被滋润的感觉……当时我竟仰面朝天地即兴:冰雪覆盖了步云山/温泉热浪似云如烟/几声狗吠/把黑夜划破/我从缝隙中/看到了寂寞的星斗”步云山温泉既有北国的粗矿大气和凛冽,又有江南的婉约细密和缠绵。

    对步云山温泉的这种情绪,直到“2008年大连旅游歌曲”创作的时候,我用一首《天泉》把她写了出来:“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名/走进你便走进了仙境/步步如在云中行/天泉就在那云朵中……”

    有一天女儿告诉我,现在的婚礼都强调个性化,她的婚礼也一定要与众不同。绕了偌大一个圈子,原来无非是向我要一首属于她自己的婚礼主题歌。她的理由就是,她有一个作词的妈妈。我不假思索便轻松地答应了。我知道,现在的婚礼,新人们不再满足于一首古老的、代代相传的、欧陆版的《婚礼进行曲》了。充满活力,彰显个性,将成为婚礼上的流行与时尚。谁知,那个安静的晚上,我的心却翻江倒海起来。几乎就在昨天,我用小被子包着她,后来一眨眼就上学了,这还没等我清醒过来,她便要结婚做人家的新娘了,而我,正在伏案为我的女儿写一首婚礼歌!

    那是个五月,五月是鲜花的季节。“阳光灿烂/风儿清爽/爱情季节/鲜花芳香……”

    刚刚敲下这几个字,我仿佛听见了女儿的第一声啼哭,于是,赶紧在前面加了括号,并特别注明:童声、唱诗般地。我是想让大气庄重的婚礼和温馨美好的祝福更加凝重和圣洁起来。这是我,做妈妈的心愿。接下来的一气呵成:“相遇在随缘的地方/两颗心拥抱同一个梦想/太阳加热了爱的温度/玫瑰花在心里开放……相遇在随缘的地方/回眸却情已久长/相爱在记忆里复制/牵手走过岁月阳光”

    《牵手阳光》制作的时候,少年宫的小朋友唱诗般的歌唱正如我愿。两个青年歌手也把主题演绎得惟妙惟肖。婚礼那天,正是这首盛满了天下父母之爱的《牵手阳光》,伴着女儿和她的爱一步一步走向了新的生活。这首歌在《音乐生活》、中国大众音乐协会等联合举办的“2008中国杯”评选中,获新创作歌曲作词一等奖。在第二届大连沙滩国际婚礼节上做了主题歌。

    在为纪念“5.12汶川地震”一周年,应《大连日报》约稿,我写了歌词《龙的精神从不倒下》:“曾经和你一起走过阴霾/曾经和你一起盼太阳出来/曾经用心灵点燃烛火/朝着你的方向为你送去深爱……”这是我创作的继《风雨中我们肩并肩》(《歌曲》2008.9刊发)之后的又一首同一主题的歌词。不同的是,这一首,充满了希望与力量。这样的创作,除了无法控制的情感,我认为更有一种责任,一种“我在场”的责任。

    创作《岁月如歌》时,我想让每个歌唱的人都有回顾岁月的眷恋,走过岁月的温暖,珍惜今天的鼓舞和感动。心头一下子涌起暖意和泪水,创作激情和冲动随之而来:“岁月是一首歌/人生是一条河/一首歌悠悠扬扬唱着岁月唱着你我/一条河弯弯曲曲淌着人生苦与乐……”其实,这种“不思量”的创作流畅感,说到底,是几十年沉淀在生命里对岁月人生的认知与感悟。当面对这个主题时,便一下子从心底泛起,生命被感动、被唤醒。

    如果说,写歌写出了感觉的话,那么,我的感觉就是,无论社会如何飞速发展,无论当下时尚到什么程度,真情依然是最美好、最打动人的。歌词写作一如散文诗歌一样,靠的就是真情实感中的灵动。先能打动自己才能感动他人。真情来自激情,创作激情的“青春期状态”是很宝贵的。当然,还有立意上的创新,内容上的丰富,语言的生动细腻和精炼,题材的切入,创作中的“入乐”,这些都是一首好歌的创作前提。记得不久前的一次笔会上被共鸣的一句话:只有挑战自己,才能创作出跟上时代的好歌词。我想,这样的挑战,会历练我和我的歌词创作。那么,这个历练,就从敲打这篇《关于写歌》开始吧。

[ 责任编辑:陈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