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有雪飞舞,天赐的“礼物”收藏在心

2013-01-25 09:01 来源:大连天健网
选择字号: T | T

                                        阿琴

    下雪了。

    白絮踏着一个听不见的节奏放开了胆子漫舞,把粘在身上的雪片抖落,天像个絮叨的公公,一本正经地娓娓诉说着一个古老的故事。大片、大片的雪花漫无边际地游荡着,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然而,它们却飘得自如,落得从容。无风的雪,沉默的雪,扬扬洒洒地舞着。

    今天是我的生日。

    有关生日的记忆太多。只是,生日恰逢落雪,难得又难得。我把雪当成天赐的生日“礼物”,收藏在心。

    我爱雪。点击生日文档,这样的生日礼物,我只收到过两回。

    上一回的雪,远没有现在这个样子。天阴得象世界的末日,平地里,横着刮起小刀子一样的西北风,雪花没有现在的大,却似磨得利利的,要么打在脸上,要么钻到衣领里,迟迟不化。那雪,没有一点章法,下得人心里愤愤的,连点“强说愁”的心情都没有。毕竟是头几年的事,那时候,天怎么说也年轻,多少有些性子的。

    爱雪,不仅在于“冬天应该有雪”。还在于她是惟一的盛开在空中的、柔美的、动态的“花”。我爱她的静谧、旷远、洁白和圣洁。还有于洁白圣洁中的冷艳。

    雪是圣洁的。它是水的女儿,像妈妈,却又不是妈妈,尽管她知道自己迟早还是要做人家的妈妈。然而,她虽出污泥,却一尘不染,往复人间,却洁身自好,独有一份“奴本洁来还洁去”的清高。

    雪是娇艳的。春芍药、夏牡丹、秋菊,一年四季,除梅花傲雪而开之外,凡是有花的时节,她都一边里悄悄地躲着。她任它们争奇斗艳,她自己只在一边里偷偷看着,忍不住心里一阵阵发笑。她笑它们矫揉造作,她笑它们总要绿叶陪着。

    雪是深沉的。她是众香国里最不见经传的花,然而,她是贵族。贵族的美丽是短暂的,也正因了短暂才有魅力。她的生命在天上,她的灵魂也在天上。

    我爱雪,爱雪的花。

    生日里有雪飞舞,我也便有了一份贵族一般的荣耀。一份狂喜,一阵激动,一片感怀,一丝柔情;逝去的岁月,或酸、或甜、或苦、或荣,记忆的画卷,如歌、如诗、如云、如梦,化作片片雪花,在洒落前那短暂的空间里,忘情地满世界飞舞。

    生日里的雪,给我一片冷静的温柔和美丽。我融入雪中,与你私语。

[ 责任编辑:陈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