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平医生:用耐心与勤奋化解IBD诊断难题

面对难以确诊的疑难杂症,患者的心情常常是彷徨无助的,不能确诊就意味着难以针对性的有效治疗。炎症性肠病(IBD)就是一个在诊断上还存在很大挑战的消化科疾病。多年来吴小平教授在这个对全国消化界普遍深感困惑的炎症性肠病鉴别诊断方面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不少患者形容他为“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阳光”。

吴小平教授1979年衡阳医学院毕业后分配至新田县人民医院任内科医师4年,1983年考入中山医科大学内科学硕士研究生,1986年研究生毕业并获硕士学位。1986年起至今35年一直就职于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消化科,自1997年从日本研修炎症性肠病回国后至今一直主攻炎症性肠病的临床研究工作。


问:消化科临床医生在诊断IBD时最大的困难在哪里,如何去克服呢?

答:IBD的诊断目前没有金标准,只有通过临床表现、内窥镜下特征及活检病理组织学特征、放射影像学特征及生化学指标等进行综合分析得出诊断。诊断IBD的难点在于综合诊断中的各个检查方法要求有与临床同步的高质量检查结果,但现实是目前的医院运作机制和辅助科室超负荷的工作量,检查质量很难做到符合IBD诊断要求。综合诊断中的某些不达标的辅助检查报告常常给临床诊断带来困惑甚至导致误诊。在我的工作中,为了克服这个问题,对与临床完全不符的检查报告或我认为诊断非常依赖某一检查的结果(比如病理或放射影像学检查)时就会找发报告单的医生沟通,必要时重新阅片以保证该结果的正确性。盲目相信某一辅助检查的报告单是目前误诊的原因之一。另外,要大胆承认在某一时间点即便做了全面检查有时也是不能做出诊断的,这时不应该勉强给出一个诊断,而是应该长期随访,让时间给出答案。


问:那么面对诊断难度这么大的IBD,临床医生提升自己诊断能力的重点在哪里呢?

答:据我所了解,现在很多医生在硕博阶段就已经发表了不少关于IBD基础研究的高分论文,但这只能说明你在IBD的某些基础研究领域做出了成绩,并不意味着能立即完全适应临床工作。临床工作非常复杂,各系统疾病的临床表现既有各自的特征又互相交叉,一个IBD患者的主诉不可能像教科书那样“循规蹈矩”地符合IBD的临床表现,反过来,患者主诉很像IBD症状也可能是其它非IBD疾病引起的。所以提升IBD的诊疗能力没有捷径可走,单纯学习IBD远远不够,要系统地全面地学习IBD以外的临床知识。需要与IBD鉴别的疾病很多,我认为“IBD真正的功底在IBD外”,只有长期定下心来在临床上“摸爬滚打”,全面积累临床经验才能做好一个IBD医生。

本次的第18届北京国际消化疾病论坛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在于全国乃至国际上消化学科同行的交流与切磋中找到需要补齐的“短板”,在今后持续发力,定能在临床诊断上更进一步,为“健康中国”的建设贡献更多力量!

编辑:张云霞